华融信托追讨失利拷问风控能力

杜丽娟

华融信托“追讨”1680万元资金未果,令频发的信贷危机重回公重视野,更多是业界对完善信托风控机制的拷问。

继中诚、吉林信托的兑付危机后,华融信托近日也因为监管账户一笔1680万元的资金和浦发银行对簿公堂。巧合的是,判决结果和前两者个案有着惊人相似。

公开资料显示,中诚、吉林信托均是和银行之间的通道业务,在产品到期日,银行和信托借贷宝在权责上划分不明,使得产品兑付存在种种难题。此次,华融信托虽未直接和银行合作,但是融资方和银行之间存在的债务关系,在产品成立之初,就已经存在各种隐患。

对于华融信托而言,2014年是兑付风险集中发生的年份。今年5月份,华融信托另一款高达2.7亿元信托的兑付也陷入了危机中。8月初,银监会还点名批评了三家信托借贷宝风险资产过高,华融信托榜上有名。据Wind数据统计,今年以来,华融信托成立了32只产品,资金规模达97亿元,其中房地产集团资金规模为6亿元。有媒体报道,最大的一笔信托贷款为50亿元,名为华融-长城贷款信托,成立于今年5月30日,投向、投资期限以及收益率等重要内容都没有披露。

对此,一位信托业人士表示,从最近爆出的信托问题看,能否做到真正的尽职调查其实很重要,但是信托借贷宝往往会掉以轻心。很显然,上述产品如果在成立之初就发现这个问题,或采取设立信托账户等有效措施,很多问题或许可以避免。

1680万资金拷问信托风控制度

华融信托和浦发银行争议的焦点是融资方在浦发银行1680万元存款的去向。

据了解,当时华融信托与浦发银行宁波余姚支行、浙江赛日新材料有限借贷宝(下称“赛日新”)签订《用款账户监管协议》,约定赛日新在浦发银行宁波余姚支行开立账号为94xxx17的专门账户为监管账户。赛日新使用信托资金时,应向华融信托提交资金使用申请书,经审核同意后,由浦发银行宁波余姚支行完成划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