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草观察】教师节改期成就了谁的“三喜临门”?


文/汪忧草
国务院法制办昨日公布《教育法律一揽子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对教育法、高等教育法、教师法和民办教育促进法四部法律相关条款进行修订。意见稿中拟规定,每年9月28日为教师节,并增加了校长任职资格要求、提高民办校地位等一系列重要条款。(9月6日《北京晨报》)
1980年代,尊师重教的社会风尚席卷神州大地,教师的政治、社会地位大有提高。1981年3月,在五届政协第四次会议上,中国民主促进会的17位政协委员联名提交了一份提案,建议设立全国教师节。1985年1月21日,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通过《关于教师节的决定》,决定每年9月10日为教师节。
但随后不久,民间人士就开始呼吁教师节改期。到2004年,北大出身的人文学者、全国政协委员李汉秋开始就此提案,多次呼吁以孔子诞辰作为教师节。他认为,传统节日是世代相传,教师节应当是很有文化内涵的节日,应该延续源远流长的历史传统,故以孔子诞辰作为教师节较为合适。这些年民间人士对教师节改期的呼吁,今天终于得到政府部门的积极回应,这充分体现了政府部门从善如流的工作态度,这无疑是“喜事”一桩。
第二,孔子不但是中国的一张名片,他首先也是一位教育家,是中国教师的鼻祖,他在2500多年前就提出了极其宝贵丰富的教育思想,包括有教无类、因材施教、启发诱导、举一反三、温故知新、学思并重、教学相长、循序渐进、言传身教等。如今,政府部门倾向于以9月28日孔子诞辰作为教师节,这不仅有增强尊师重教的现实社会意义,而且更能体现教师节的丰富的文化历史内涵,自然也是一件“喜事”。
第三,与30年前仅仅在小范围内征求意见来确定教师节日期的“小圈子”做法不同,这次教师节改期,国务院法制办专门下发征求意见,把教师节改期纳入全社会的广泛民意咨询,让老百姓可以就教师节改期畅所欲言,这自然是一个进步。门户网站也积极跟进,就教师节改期展开民意调查,老百姓可以用手中的键盘来“投票”——这当然也是“喜事”。
三件“喜事”叠加在一起,不但彰显了政府部门的从善如流,也丰富了教师节文化历史意涵,更体现了对民意的敬畏,成就了一次“三喜临门”的公共事件。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