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个教师节将到 听老师唠唠自己的压力与幸福

第29个教师节将到 听老师唠唠自己的压力与幸福2013年09月09日 10:02:31来源:沈阳晚报 0

沈阳五中教师(左五)与学生开心互动

  9月10日,是第29个教师节。近年来,肩负着传道授业解惑之责的教师,越来越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教师的职业门槛越来越高,关于教师的争议也随之增加。教师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也享受着其他职业无法比拟的幸福,细小的瑕疵无法掩盖教师职业的光环。现在,请跟我们走近沈阳五中的几名教师,一起体会这个职业的压力与幸福。

  教师的苦衷

  “压力山大”

  生病了也不敢请假;家长把孩子能否成才的期望过多地寄予学校和老师;个别的负面事件让老师与学生相处时变得瞻前顾后……如今,教师承受的职业压力远远大于以前。

  最煎熬:轻伤不能下火线

  讲述人:沈阳五中语文教师 文静

  在别人看来,教师每年有两个假期,没有风吹日晒,可他们的艰辛却只有自己知道。“正常人平时有个伤风感冒,可以好好休息一下,可我们不行。”文老师说,教师即使生病了,也要坚持,因为那么多学生都在期待着教师上课。“哪个教师没有咽炎、腰腿疼这些职业病?但是大家都得挺着。”即使病得很严重,不得不请假,心中也还是惦记着课程。

  最无奈:社会对教师期望过高

  讲述人:沈阳五中物理教师 王可

  今年是王可从事教师行业的第7个年头。她认为,教师之所以辛苦,更多时候是心理上的压力使然。这些压力来自社会、教学工作,也有教师和学生、家长关系在内的各种因素。“社会经常对教师有过高期望。”王老师说,人们总是认为教师不仅要做学识渊博的人,同时也要做学生学习的表率,总把教师看作无所不能、无所不会的“高大全”。可教师也是普通人,也有缺点和不足,这些高标准、严要求,仿佛是永无止境的追求目标,给教师带来无形的压力。

  “现在一些学生心理上的问题更突出。”王老师说,尤其是成绩比较优秀的学生,往往对自己成绩要求过高,一旦不理想,就会产生心理负担。这时教师都会找学生进行情感交流,但有的学生依旧无法排解这种压力,而家长却把责任推给教师。

最纠结:师生相处尺度难把握

  讲述人:沈阳五中体育教师 张鑫

  张鑫是一名男教师,也有不少苦衷。“最近外地发生的负面事件,让人们对男教师产生许多误解。”张老师说,过去他与学生们更像是朋友,可是现在却要谨慎许多。比如在体育课上,一名女学生要做一些运动项目,有时动作不标准,张老师怕引起误会,只能让别的女生帮忙。“其他学科的男教师也大致相同。”张老师说,现在男教师找学生谈话,要么在教室或公共场所,要么是几名学生共同在场下才可以。学生犯错,教师也不能批评得太严厉。可说轻了,有的学生根本不在乎。

  作为一名教师,在社交上也会有一些烦恼。“和朋友在一起时,除了学校的事,我都不知道说什么,特容易冷场,很尴尬。”张老师说。

  教师的乐趣

  幸福敲门

  路上偶遇学生,相隔很远就能亲切地听到招呼,是幸福;得意门生事业有成,接到报喜电话是幸福;教师节来临时,收到四面八方学子温馨的祝福同样是幸福。

  最欣慰:“泡吧”差生变身医学博士

  讲述人:沈阳五中教务处主任 张雪松

  带过15届高三毕业生的张雪松老师觉得,能见证学生的成长进步是最大的幸福。2003年,张老师在网吧里“揪出”过一个学习成绩差的高三学生,通过几次反复谈话劝导,这名学生重新回到学校上课,当年考上了一所三本大学。该生如今已经成为了医学博士。高中同学聚会上,当年的差生成为班里学历最高的学生,对张老师来说是莫大的幸福。“看到学生们进步、幸福比看到我女儿还开心。”张老师说。

  最暖心:随年龄一同变化的“绰号”

  讲述人:沈阳五中语文老师 文静

  很多老师都被学生起过绰号,文静老师觉得被学生们起绰号也是件很幸福的事。“这是和同学关系‘铁’的标志。”文老师说。随着年纪增加,文老师的绰号被一届又一届学生更换。在她刚做语文老师时,她被学生称呼为“文姐”,后来在给学生讲过“冰心先生”后,又被学生称为“文先生”,再然后是“老文”。“这样下去,我就要被称为‘文老’了。”文老师笑着说。

  文老师说自己时常能感到学生对自己的小关怀。文老师嗓子不好时,经常会在讲桌上看到矿泉水和止咳药,旁边的小字条上写着“老师注意保重身体”。每到这个时候,文老师都觉得心里暖暖的。

  最喜悦:总能接到学生的报喜电话

  讲述人:沈阳五中物理老师 王可

  对王可老师来说,教师的职业幸福感很多时候是能够分享学生的成功。有一次,王老师半夜接到电话,学生在电话里非常兴奋地说自己在大一下半学期就通过了大学英语四级考试。王老师觉得学生能第一时间给自己打电话,是把自己当成可信赖的朋友。“总有毕业的学生会给我打电话,找我聊天,分享成功,有时一聊就是一个小时甚至更久,看到他们成功比自己成功还幸福。”王老师说。

  注意师生角色转换 学会自我减压

  点评人:辽宁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张思宁

  张思宁认为,现在的学生从小到大很少或几乎没有被家长批评过,教师的一些批评或过激的表达方式,虽然出发点是善意的,可学生并不一定理解。如果这时教师压力过大、惧怕甚至反感学生,更加容易产生恶性循环,让教师、学生、家长三者的误会加深。因此,教师在面对学生时,要注意角色转换的作用,师生要像朋友那样平等地相处。此外老师适度的批评,也应该得到家长的理解。学校方面则应定期组织教师参加心理辅导班等活动,帮助教师调整心态,释放压力。

教师的幸福感来自内心

  点评人:教育专家 于永昌

  于永昌认为,教师是一个特殊的职业,要求每个老师都要具备奉献精神,这就注定了教师是一份辛劳的职业。教师的幸福感不是来自于名、利等外在物质,而是通过自己的努力教授学生,看到学生有所成长、进步,这种幸福感是别的行业感受不到的。与孩子们一起在知识的海洋里探求真理,共同成长,本身也是一种快乐。教师节应该多开展些老师和同学们的互动活动,分享彼此的心情、心路历程。(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 李紫薇 实习生 王 迪 摄影记者 聂焱鑫)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