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人奇书之观人学》之一:识别人才的九大特征

★观神识人(神平则质平,神邪则质邪)

观察一个人的“神”,可以辩别他的忠奸贤肖。“神”正其人正,“神”邪其人奸。这里所谈及的“神”与“精神”一词不完全一样,神发自于人的心性品质,集中体现在面部,尤其是两只眼睛里,即曾国藩所说的“一身精神,具乎两目”。

如果一个人的“神”侵邪偏杀生狭,“神”挫,其品格卑下,心怀邪念,容易见异思迁,随便放弃自己的道德情操而趋利。这种人平常关于掩饰自己,往往在准备充分、形势成熟后才显出本性,而不会轻易发难,不打无准备的仗,是大奸大贼一类的人。

需要说明的是,神固然与遗传有关,但更主要的是在后天环境中磨砺出来的。王安石说:贫者因书而富,富者因书而贵,贵者因书而守成。

例:王莽篡位(前45年~23年10月6日)字巨君,汉族,魏郡元城人,新朝的建立者,公元8年—23年在位。元后临朝称制,以王莽为大司马。王莽自元寿二年再次成为大司马至于身故,掌握政权长达24年之久。王莽篡位前,新升任司空的彭宣看到王莽后,悄悄对大儿子说:“王莽神清而朗,气很足,但是神中带有邪狭的味道,专权后可能要坏事。我又不肯附庸他,这官不做也罢。”此意是指此人聪明秀出,不会是一般的人;但为人不正,心中藏着奸诈意图。

神的偏邪与形有一定的联系,比如生活中“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的一类人,事实上不尽是这样,长相丑恶的人往往有善良、仁爱、忠诚的心。因此说“以形观人”就容易犯下错误。而神来自于心灵本性,实难做假,以它来断人品性,确实可靠,简便易行。

★观精识人(精惠则智明,精浊则智暗)

观察一个人的“精”,可以识别他的智明愚暗。聪明敏慧的,其“精”条达明畅;愚钝鲁笨的,其“精”粗疏暗昧。这个“精”有别与精明强干的精。它是指一个人才智能力在气质上的外部显露。由于人性情品质的复杂,加上个人修养和环境、营养等因素的影响,有些人的“精”和“神”表露不十分明显,特别是处于落魄颓废时期,普通人难对此一目了然、一洞澄明。这需要识人者运用经验和感觉去进行综合判断。许多人都有这种体验,一看某人,就知道他聪不聪明,道理即在于此。

★观筋识人(筋劲则势勇,筋弱则智暗)

观察一个人的“筋”,能识别他的胆量。“筋”劲,其人勇猛有力,“筋”松,其人怯懦乏劲,像弱柔无缚鸡之力的酸腐书生。“筋”是一个人力量的基础。“筋”强劲,其人势勇,行事大胆洒脱,“筋”软弱,其人势怯,行事唯唯诺诺,无甚主见。这一个特征很难在鉴别人才时单独使用,往往与“骨”等特征合并运用。

★观骨识人(骨刚则质刚,骨柔则质弱)

观察一个人的“骨”,能识别他的强弱。“骨”健,其人强壮,“骨”弱,其人柔弱。曾国藩在鉴别人才时认为“神”和“骨”是识别一个人的门户和纲领,他在《冰鉴》中说:“一身骨相,具乎面部。”“筋”和“骨”则经常联在一起来考察一个人的力量勇怯。

例:喋血庄氏《明史》案,是清初最大一起文字狱,被凌迟、斩决的达70多人,其中列名参订的人中有一个人叫查继佐的却得以幸免,原因是起源于数年前的一段奇缘。有年岁末,天降大雪,查继佐看到一个乞丐穿得单薄,在寒风雪冻中丝毫不以为然,查见他生得身型魁梧,骨骼雄奇,心中非常奇怪,便请乞丐喝酒,那乞丐爽快答应,无丝毫忸怩受宠之态。乞丐喝了20多碗信无酒意,查却已经趴在了桌子上。第二天查又资助给了他十两银子,那乞丐也不言谢扬长而去。原来这位乞丐身负绝世武功,后因军功累官至广东省提督,在《明史》一案牵连到查继佐时,出面救助了他,因“那乞丐非一般可比”的见识意气,因此在该案中逃脱性命。

★观气识人(气盛决于躁,气冲决于静)

观察一个人的“气”,可以发现他的沉浮静躁,这是做得大事的必备素质。

沉得住气,临危不乱,这样的人可担当大任;浮躁不安,毛手毛脚,难以集中全部力量去攻坚,做事往往“知难而退”、半途而废。活泼好动与文静安详不是沉浮静躁的区别。底气足,干劲足,做事易集中精力,且能持久;底气虚,精神容易涣散,多半途而废。文静的人也能动若脱兔,活泼的人也能静若处子,而神浮气躁的人,做什么事情都精力涣散,半途而废,小事精明,大事糊涂,该粗心时粗心,该细心时也粗心,不能真正静下心来思考问题。遇事慌张,稍有风吹草动,就气浮神惊起来。

陈寿《三国志》记载,说何晏、夏候玄、邓扬三人想与管辂结交,但管辂却不买帐,别人问为什么,管说:“夏候玄志大才疏,有虚名而无实才;那个何玄,喜欢谈古论今,但为人虚利而无诚意,是口舌是非乱国政之人;小邓呢,有始无终,好虚名虚利,吹棒同类,排斥异已,妒忌心也重。我看这三个人都是乱德败姓之人,躲避还来不及,哪会和他们亲近呢?”后果然如此。

★观色识人(诚仁,必有温柔之色;诚勇,必有激奋之色;诚智,必有明达之色)

“色”是一个人情绪的表现,“色”愉者其情欢,“色”沮者其情悲,也有不动声色之人,需从其他角度来鉴别他们的情绪状态。“色”的含义比较广泛,它是一个人的气质、个性、品格、学识、修养、阅历、生活等因素的综合表现,与肤色黑白元直接联系。

仁善厚道之人,有温和柔顺之色;勇敢顽强之人,有激奋亢厉刚毅之色;睿智慧哲之人,有明朗豁达之色。

★观仪识人(心质亮直,其仪劲固;心质休决,其仪进猛;心质平理,其仪安闲)

观察一个人的“仪”,能发现他的素质好坏,修养高低。仪态端庄大方的,修养深厚、素质高;仪态邪顽、畏缩卑琐的,修养浅薄、素质差。曾国藩说:“端庄厚重是贵相。”这是“仪”的一种表现。一般来说,耿介忠直的,仪态坚定端庄;果敢决断的,仪态威猛豪迈;坦荡无私的,仪态安详闲静。环境的熏陶对“仪”的形成有极重要的影响,所谓的“居移气,养移体”就是此理。高贵环境中的人自有一种逼人的气势和仪态。这可作为识别人物的一个外部根据。

★观容识人(直容之动,矫矫行行;休容之动,业业跄呛;德容之动)

观察一个人的“容”,能发现他的正邪谨散。这里的“容”指“容止”,以示与前面的“仪”相区分。一个人的内心活动必然会在容止上有所表现出,即便当事人极力掩饰,也如“羚羊挂角”,终有迹可寻。容止不下,其人心怀他念,需要考察这种人的真实动机和想法。容止正派,其人内心纯粹,心无旁杂,不会轻易地“见利忘义”。一般而言,容止庄猛的,勇武刚健;容止沉稳的,谨慎有节;容止圣端的,肃敬威严。

★观言识人(心恕则宫缓,心褊则言急)

缓急之状在于言,言为心声,观察一个人说话,能看出他的性格。性情柔顺袼,说话平缓;性情急躁的,说话直快爽朗。言语是思想的表现,也是判断一个人性情才能的重要方面。本章将专门列出一篇来论述。

最后谈一下由眼睛识别人物心性才情的问题。眼睛蓄含了人的诸多信息,从身体素质到心性能力。眼睛有“心灵的窗户”之称,眼睛是识别人才的必由途径。“一身精神,具乎两目”。眸子明亮清澈的,往往为人正派,心胸高洁宽广;眸子昏暗晦涩的,多半是杂才、不正不纯之人。因此从眼神最易判断一个人的心性。凶恶的人目露凶光,仁爱的人目光诚恳而庄重,勇敢的人目光炯炯有神,心怀奸邪的人眼睛闪忽不定、动若萤光,心无杂念、堂堂正正的人目光镇定有情。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